小眾行業的生意經:我在快手賣畫,月銷300萬

2020-11-16 14:50 來源:互聯網

相比往年的雙11大戰,今年的電商寡頭集體“啞火”,相比之下,短視頻平臺反倒開始慢慢挪向電商舞臺的C位。

在這里,有人靠直播賣畫實現“財富自由”;有手藝人趕工996,強度堪比禿頭程序員;更有人直奔帶貨而來,以情懷吸粉十幾萬......

直播好似一個放大鏡,不僅讓常規生意越做越大,也讓更多不為人知的小眾生意站在了聚光燈下。

對小眾行業來說,短視頻、直播真的是加分項嗎?這些隱秘的行業,暗藏著怎樣的商業邏輯?「創業最前線」跟幾位小眾領域的從業者聊了聊,試圖挖掘他們的財富經。

在快手直播賣畫,月銷300萬+

“性情老蒙” | 水墨閣書畫院創始人

我從事書畫行業十二年,一直在做書畫藝術品的宣傳和推廣銷售工作。

有一次,聽幾位中書協的老師談起“書法進萬家”公益活動,發現行業里的草根書畫家太多,由于缺乏經營,很多畫家日常作品的銷售都只能滿足溫飽。而老百姓去畫廊,只能看到名家作品,且不論藝術價值,從價格上就根本消費不起。

(圖 / 攝圖網,基于VRF協議)

當時我就意識到,草根畫家的作品和普通百姓消費市場之間,缺乏一個流通的橋梁。正是看到這一痛點,我才開始著手宣傳推廣草根畫家的作品。

最開始我選擇從線下傳統市場切入。我們在人群的聚集地搭設舞臺,比如廟會、商業廣場、步行街及文化公園,邀請數十名畫家現場作畫,這種方式讓觀眾很有參與感,幾百元的價格也迅速吸引了大批消費者。隨后,我們又去了博覽會、經濟貿易洽談會、中外文化交流會等高端交流場所。

在接觸到直播后,我隱約感覺到這一形式將徹底顛覆傳統書畫行業。于是在2019年8月,我正式入駐快手。

在運營初期,我們漲粉比較慢,直到去年“快手116購物狂歡節”活動,借助了官方的引流和氣氛營造,我們一下子就登上了百貨榜第51名。

自那以后,我也逐漸摸索出門道,發現“連麥”也能夠迅速幫助賬號漲粉。

比如我們關注一些才藝類主播,這類主播的粉絲喜歡書畫的比例更大。在和主播“連麥”的過程中,我們就有機會介紹“水墨閣書畫院”,并邀請大家點擊關注,從而將粉絲引流到我自己的直播間內。比較成功的一次“連麥”是讓賬號直接漲了10萬粉絲。

除此之外,我也探索了很多不同的直播玩法。比如8.8元買字畫、邀請書畫大咖進直播間等,這給我們直播間的人氣和銷售額帶來了明顯的刺激。

今年在快手上,616當天就賣出了120多萬,現在月銷售額基本穩定在300-400萬元左右。

對于平臺上的“老鐵”來說,他們可以用很低的價格收藏到草根畫家成名前的作品。即便畫家不成名,其作品也仍然具有足夠的裝飾價值;如果草根畫家有朝一日能成為名師大家,那么前期幾百元的收藏價格就相當于“免費”了。

即便是客戶不懂得欣賞藝術,完成一副6尺牡丹也需要畫家花費一上午的時間,幾百元的價格絕對超值。

如今,水墨閣書畫院已經簽約了上千位草根畫家,在最繁忙的“雙11”,我們至少儲備了6、7萬幅作品。

自從將業務從線下搬到快手,我深刻感受到了直播帶貨對于線下實體書畫機構的巨大沖擊。

線上直播間在價格和銷量上已經有明顯優勢。過去傳統畫家一年能賣出4幅畫,一幅賣20萬,現在來到我的直播間,一天就能賣出40幅畫,一年下來也有大幾十萬的收入,而畫家本人的影響力也大不相同。

未來,線上書畫機構的大量出現可能會導致大批中小書畫門店倒閉。線下的成本高、客流量少,如果沒有資源要維持收支平衡太難了。

全職簪娘,“996”算輕松的

“木有枝兮” | 漢服配飾文化傳播者 

“簪娘”泛指那些手工制作漢服配飾、發飾的姑娘們,大家都憑手藝活賺錢。

從2016年開始,我就開始在抖音上發作品。最初是因為愛好手工,把做手工品當成兼職來做,后來我經常發布配飾制作過程的短視頻,吸引了大量粉絲,隨著我的訂單量增多,我就正式開始了手工簪娘的全職生涯。

簪娘日常工作比較簡單,通常會去電商平臺上批發材料,比如天然石、瑪瑙等,以及請朋友幫忙代購淡水珍珠。品質較好的珠子可能10g就多1塊錢,但做出來的成品質感更好,看起來更高檔。

一般而言,天然石的材料成本更高。制作難度也因產品復雜程度而異,比如一個簡單的簪子只需要半個小時就能完成,而一頂婚嫁系列的頭冠可能就需要4、5天,甚至有定制款需要耗費更長時間。

(圖 / 攝圖網,基于VRF協議)

做手工配飾賺的是辛苦錢,價格能夠覆蓋成本,但是賺多賺少就因人而異。如果在一件作品上花費時間較多、制作難度高,可以加上一點手工費,但整體利潤還是低的。

一般配飾6、7成的價格都不超過100元?蛻羰煜ち诉@個行業,對于產品價格也有基本了解,比如一個簡單的簪子她的心理價位就在40、50元,太貴的話可能就不買了。簪子的成本大概在20元左右,50-70元是大多數人可以接受的價格區間,品質更好、價格更高的只能匹配另外一小部分人群。

據我的經驗,抖音用戶更愿意看制作配飾的幕后故事,其中第一批粉絲就是拍制作視頻吸引來的,那條短視頻獲得了70萬點贊、1000萬播放量,我的賬號一夜之間漲了12萬粉絲。

不過,現在要想重新運營一個簪娘新號比較難,因為競爭更大了。去年拍制作視頻播放量能達到100萬,現在類似的視頻播放量大概是10萬。

隨著平臺優秀作品增多,用戶會產生“審美疲勞”,所以如果賬號要維持粉絲量和活躍度,那么產品的外觀一定要非常出彩,同時也要保證質量,讓人“一見鐘情”。

今年受疫情影響,整體單量減少。去年最忙的時候,可能一直從早7點做到晚11點。今年的月流水不到2萬元,而2019年有今年的2倍之多。這一收入在湖北某地級市還是非常有優勢的。

此前基于愛好,我只是在朋友圈宣傳自己的作品。但幸運的是,因為做了短視頻,我才將這份愛好變成一份全職職業,也傳播了漢服配飾文化。

目前我的賬號已經積累了24.5萬粉絲,未來可期。

“食玩”引流,最終仍要靠直播帶貨

“米騎林·迷你食界” | 打造80年代的復古回憶

“食玩”最早起源于日本,即在食物中加入非食品產品,是玩具廠和食品廠商合作的結果。

這一產品形態在國內也被融合進本土元素。

在我的賬號視頻里,你可以看到一間80年代風格的仿真迷你房屋,里面從廚具到家具都帶有上個世紀的典型風格。廚房前有一雙大手,操控著只有幾厘米大小的廚具和食材,烹飪出一道道可實用的迷你美食。

最初我設想了兩個短視頻賬號方向,一個是人設類,一個是美食類。但這兩個類型的賬號太多了,必須做一個偏冷門的賬號才能脫穎而出,于是就有了做“迷你食界”的想法。

初接觸這個領域,大家會感覺到比較新奇。其實大部分的模擬炊具都可以從電商平臺購買,剩余模具則需要自己手工制作,比如一個可以正常使用的榨汁機,只需要一個小的電動迷你馬達,機身則是口服液的瓶子,再加一個外包裝即可。

整套模型中,大概有20%的器具為手工制作,尺寸大概在10-15厘米。這樣一套模型的售賣價格基本在300-500元。

(圖 / 抖音截圖)

一部分消費者想買一套模具自己研究做賬號,更多的還是買回去作為回憶收藏。賬號后臺的數據也顯示,購買產品的消費者基本都是70、80后,一方面,他們買回去給小孩作玩具,另一方面也可以放在家里觀賞。

現在我的賬號已經有37萬粉絲。今年9月份發了一個視頻的“長尾效應”比較明顯,不到2個月粉絲陸續漲了十幾萬。

我是做西餐出身,惠靈頓牛排是西式餐飲中比較高端的代表性作品,同時我又采用了70年代的制作風格烹飪了一道西餐,產品和場景形成巨大反差,因此拍攝時我就判斷一定會火。

拍攝這個系列視頻本質上還是為了引流;谶@個賬號,我會開直播,基本會有一些產品找來合作帶貨,我會抽取銷售額20%的傭金。

另外,品牌商希望我在視頻中植入廣告,比如將品牌的名稱做成門簾掛在門上。因為粉絲有教學需求,所以日后也有可能開發教學課程。

現在這個領域也出現了越來越多的賬號,但是要看他們走的是什么路線。如果是預備在直播前賣玩具作品,那么它肯定會批量上傳,視頻的質量可能就無法保障。而我對于上傳的每一個作品都是用心拍攝,一切以輸出優質作品為主,這也是我的核心競爭力。

編者按:過去小眾領域往往待在隱秘角落中,不太引人注目。如今短視頻和直播的出現,正在讓這些行業重新暴露到陽光之下。

在未來,各行各業都能借助互聯網及新經濟模式的“東風”,從而煥發出新的生機,也讓更多人找到屬于自己的創富之路。

延伸 · 閱讀